• 加載中…
    個人資料
    山西太原心理醫生
    山西太原心理醫生 新浪個人認證
    • 博客等級:
    • 博客積分:0
    • 博客訪問:512,271
    • 關注人氣:33,078
  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  • 榮譽徽章:
    相關博文
    推薦博文
    正文 字體大小:

    “恐懼”還是“恐懼癥”?

    (2021-01-13 11:44:53)
          在所有給正常心理現象貼上“疾病”標簽的做法中,“恐懼癥”稱得上典型代表。開列在這個名稱下面的幾乎所有診斷標準都可以被質疑。在CCMD-3中,恐懼癥的診斷標準如下:

    (一)符合神經癥的診斷標準;

    (二)以恐懼為主,需符合以下4項:  對某些客體或處境有強烈恐懼,恐懼的程度與實際危險不相稱;  發作時有焦慮和自主神經癥狀;    有反復或持續的回避行為;  知道恐懼過分、不合理,或不必要,但無法控制。

    (三)對恐懼情景和事物的回避必須是或曾經是突出癥狀;

    (四)排除焦慮癥、分裂癥、疑病癥。如果你贊同上述診斷標準,那么請你做一個小實驗———午夜時分在鄉間小路上步行到天亮!聽著周圍一片寂靜中偶爾暴發出的犬吠,看著不時劃破夜空的車燈,望著遠處城市上空被燈光照亮的陰云。或者看看漆黑田野里搖動的神秘物體(不過是莊稼或者小樹)。不管周圍的一切怎樣地驚嚇你,都要硬著頭皮走下去,直到太陽驅散黑暗。恐怕沒有幾個在城市里長大的人敢于在田野里走夜路。如果是女性,對走夜路的回避比男性又要大上許多。那么,他(她)將符合上述診斷標準:對黑暗荒野有強烈的恐懼,恐懼程度與實際危險不相符。因為從邏輯上講,午夜行走在野地里受到傷害的幾率,恐怕要小于白天在城市大街上被車撞的幾率。

           就男人而言這個幾率更小。所以,你是否已經患上了“黑夜恐懼癥”?這個有點變態的實驗我親自做過,目的就是想加深一下自己對“恐懼”情緒的認識。如果這個例子過于離奇的話,下面這個例子恐怕更能說明問題。某年我和其他作者朋友到長沙參加文學講座。主辦方盛情款待,在宴會上擺了當地名吃“炸蠶蛹”。可想而知,我勉強嘗了一個,再也不敢動筷。那么,我是否已經患了“蠶蛹恐懼癥”?理論上這個食品含有高蛋白,實際上也從未吃死過人,口味也上佳。我的恐懼遠遠背離了實際情況,并且有明顯的回避行為。事實上,“恐懼”是人類的基本情緒體驗,是漫長生物進化史留給我們的法寶。恐懼時我們的腎上腺素會大量分泌,使身體處在應激狀態,以應付可能存在的外界危險。只不過,人類社會發展至今,我們已經不像先祖那樣,要面對野獸、自然災難和同類廝殺這些直截了當的危險,而是會對許多并無生理危險,但有其他危險的事物產生恐懼。有的是因為當事人不熟悉這些事物,比如一個城市人不熟悉荒野。

          有的是因為當事人曾經受到過負面刺激,比如一個學校里的差生,成年以后也不愿意讀書學習,對書本產生恐懼。而且,這些特定的恐懼大多影響了當事人的正常生活。如果把這些都算為恐懼癥,那么這個名單可以開得無限長:一個虔誠的宗教徒算不算患了“地獄恐懼癥”,因為他對地獄的恐懼超過了“合理”的范圍。東南亞地區不少人喜歡在酷暑中將蛇纏在身上納涼。如果哪位北方長大的朋友不敢一試,是否算患了“無毒蛇恐懼癥”?許多人重男輕女。如果一個人的妻子懷了孕,他過于擔心她生不出男孩,這位丈夫是否患了“女嬰恐懼癥”?

          筆者一位廣州的朋友來天津打工,僅三周就回家去了,理由是受不了天津的寒冷。那么她肯定是患了“寒冷恐懼癥”。因為天津這里畢竟有幾百萬人在冬天工作。許多下崗的中年人,怎么也不愿意去學習新知識新技能,以至于無法改變自己的處境,他們肯定患了“學習恐懼癥”。由于政府機關“門難進,臉難看,事難辦”,許多人不敢去政府機關辦事,以至于耽誤個人生活和工作,他們是否患了“政府機關恐懼癥”?我們應該恐懼什么,不應該恐懼什么,社會往往有一定的價值標準。一個人恐懼了“不該恐懼”的事物,就會被當成“病”,但本質上仍然是社會文化問題。在恐懼癥的概念里,恰恰包含了許多這類可笑的診斷標準。比如所謂的“學校恐懼癥”,心理醫生們這樣介紹它的癥狀:對學校或課堂有強烈的恐懼感,強制上學3 04時則見哭鬧、臉面蒼白、全身發抖、掙扎逃離,有些兒童還可表現為軀體化的癥狀,比如惡心嘔吐、頭痛、腹痛腹瀉、聲音嘶啞、腿痛、抽搐、暈厥等,這些癥狀在早晨要上學時發生,在父母同意其留在家中后消失,該病多在周末之后的星期一早晨,新學年的第一天,或在病后重新上學的第一天突然爆發,轉學初期也易發病。那么,請已經做了家長的成年人回憶一下自己的學生生活吧。學校難道不值得恐怖嗎?

          你沒有被老師罰站嗎?沒有被當眾批評嗎?沒有被罰抄幾百遍字詞嗎?有多少孩子像渴望游戲那樣渴望上課?這些已經遠離學校很久的成年人,他們中是否有人至今仍然在做關于學校的噩夢:或者是交不了作業,或者面臨考試不知所措,或者正在被老師訓斥。這就是殘留在內心的恐懼。我們怎么聽不到有“兒童樂園恐懼癥”,或者“電子游戲恐懼癥”呢?你曾經看到過某位家長帶著孩子去麥當勞、肯德基,孩子哭著喊著不愿意進去嗎?學校本來就是個值得恐懼的地方。學生們對學校普遍有畏懼心理。年紀大的、自制力強的,可能不表現出來。年紀較小、自制力不強的學生把它表現出來,這又有什么“病”可言呢?許多學生盡管沒有所謂的“學校恐懼癥”,能夠克服自己的恐懼心理勉強去學校,但他們因為某一科,比如外語或者數學學得不好,特別害怕上那門課,是否也算 “外語恐懼癥”或者“數學恐懼癥”呢?至于“臉面蒼白、全身發抖”之類的生理現象,那不過是人類面對危險時的必然反應———大量分泌腎上腺素!不要說孩子,一個員工踏入老板辦公室以前,難道不會 “臉面蒼白、全身發抖”嗎?所有這些質疑都指向一個根本問題,到底什么叫做“病”?主觀感覺不舒服就是病嗎?那么肚子餓也讓我們不舒服,還伴有血糖下降這樣的生理指標,它算不算病?影響個人正常生活就算是病嗎?那么一個人掌握不了工作技能,只能做低層次的藍領,甚至失業,這算不算是病?

           上述這些問題當然都需要改變,但矯正一個人的行為就算是“治病”嗎?當教師要求學生看書時眼睛遠離書本一尺,以改變不良的用眼習慣時,他就算是心理醫生嘍?在心理問題上,把“病”的概念無限擴大,與其解決了問題,莫如說混淆了問題。如今就有許多人很喜歡給自己貼上“心理疾病”的標簽:不是我不愿意上學,是患了 “學校恐懼癥”。不是我不善于和人接觸,是患了“社交恐懼癥”。身為“病人”既可以免除個人責任,又可以得到關心,何樂而不為?

    0

   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    發評論

      發評論

  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    

  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• 喜迎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