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加載中…
    個人資料
    劉傳錄
    劉傳錄 新浪個人認證
    • 博客等級:
    • 博客積分:0
    • 博客訪問:6,137,183
    • 關注人氣:7,500
  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  • 榮譽徽章:
    相關博文
    推薦博文
    正文 字體大小:

    水滸女人(25):強勢的女藝人白秀英

    (2021-01-13 10:26:06)
    標簽:

    水滸傳

    分類: 第三只眼看水滸專欄

    白秀英的故事見于《水滸傳》第五十一回《插翅虎枷打白秀英,美髯公誤失小衙內》。

    鄆城縣都頭雷橫,一日閑來無事,聽幫閑(沒有固定職業而專靠他人豢養為生的人)李小二說東京新來了一個色藝雙絕名叫白秀英的粉頭,在勾欄里說唱諸般品調,吹彈歌舞戲曲無有不精,賺得人山人海價看。雷橫聽了便和那李小二一起來到勾欄,只見門首掛著許多金字帳額,雷橫進去在青龍頭上第一位坐了。那戲臺上,正做笑樂院本(一般 指滑稽小戲,在正戲之前演出)。不一會兒,鑼聲響起,白秀英走上戲臺,參拜四方, 豆般點動,拍下一聲界方,吟首詩后,"說了開話又唱,唱了又說,合棚價眾人喝采不絕。"

    在藏龍臥虎的東京城算不上是名角,但在鄆城這座偏僻小縣城絕對算得上是天籟之音,鄆城縣里的好聲音。一曲《豫章城雙漸趕蘇卿》唱得清脆婉轉,恰似黃鶯啼柳,又如玉佩齊鳴,直聽得雷都頭飄飄然如坐云端,再加上白秀英“櫻桃口,杏臉桃腮”的靚麗容顏,“楊柳腰”的妙曼身材,“舞態蹁躚,影似花間鳳轉”的綽約風姿,觀眾席上的雷都頭大有夢回東京“歌舞神仙女,風流花月魁”的穿越之感。

    白秀英唱到務頭(指作品中精彩和關鍵的時候,這里有賣關子的意思),被父親白玉喬喝住了--為了收賞錢。白秀英手里拿上盤子,首先走到雷橫面前斂錢。可巧那日雷橫身上忘了帶錢,被白秀英和白玉喬好一頓奚落侮辱和斥罵,雷橫氣不過,抓住白玉喬,一拳一腳,便打得唇綻齒落。白秀英何許人也?

    水滸女人之二十五:強勢的女藝人白秀英

     

    她和鄆城新任知縣在東京就是老相好,特別奔著鄆城知縣來開勾欄的。見父親挨了打,白秀英怎能不惱?馬上乘上一頂轎子,徑直到鄆城縣衙告了雷橫一狀。那知縣聽了白秀英百般撒嬌撒癡的哭訴,也不顧及自己的"刑警隊長"了,立等差人把雷橫捉拿到官,當廳責打,取了招狀,將具枷來枷了,押出去號令示眾。

    第二天,白秀英再去做場,為爭面子,非要知縣把雷橫綁在勾欄門首示眾不可。這時,雷橫母親前來給兒子送飯,見兒子被捆綁在大街上,便哭起來,罵禁子們平和她兒子一樣出入衙門,如今卻恁不講情面。禁子們只好低聲將白秀英有縣太爺做后臺的事告訴了雷母。

    那婆婆不聽便罷,一聽便自己上前去為兒子解繩索。白秀英在茶房里見著有氣,走上來,柳眉倒豎,星眼圓睜,指著雷母破口大罵。

    雷橫老母也不是省油的燈,指著白秀英罵了個狗血噴頭:"你這千人騎、萬人壓、亂人人的賤母狗,做甚么倒罵我!"

    一老一少兩個女人當街罵了起來。那白秀英撐著縣太爺的勁兒,搶上前一掌將雷母打了個踉蹌,不等老太太站穩,上去打了她幾個好大的耳光。雷橫原本有氣,見老母遭打,更加怒火萬丈,扯起枷梢,對著白秀英腦門上一枷梢打個正著,打得白秀英腦漿迸流,眼珠突出,倒地而亡。

    在宋朝,賣唱的娼妓稱為"行院"。王國維《宋元戲曲史》中說:"行院者,大抵金、元人謂倡伎所居。"稱娼妓為"行院",是以所居稱其人。劇場名為"勾欄",是宋元時演百戲雜技的場所,也指妓院。宋西湖老人《西湖老人繁勝錄》、宋孟元老《東京夢華錄》中均有記載。

    白秀英唱的是"諸般品調",指各種格律的曲調。而劇場門首掛著許多金字帳額,旗桿吊著等身靠背,則是招徠觀眾的大幅廣告,也是捧場看客送給優伶的禮物。


    0

   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    發評論

      發評論

  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    

  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• 喜迎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