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加載中…
    個人資料
    浦江客
    浦江客
    • 博客等級:
    • 博客積分:0
    • 博客訪問:4,568,138
    • 關注人氣:61,537
  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  • 榮譽徽章:
    相關博文
    推薦博文
    正文 字體大小:

    《詩經》怎諷刺貴族貪賄暴斂

    (2020-11-20 08:40:35)
    標簽:

    歷史

    文化

    讀書

    隨筆

    先秦史

    雜談

    分類: 讀書雜譚
    《詩經》怎諷刺貴族貪賄暴斂
    今人繪制的《伐檀圖》  (圖源網絡)


    《詩經》怎諷刺貴族貪賄暴斂


           古人研究《詩經》,往往以“溫柔敦厚”為歸依,認為這是詩教。實際上,《詩經》中為數眾多的諷刺詩其旨意和感情基調是“怨”而“怒”的。在《詩經》里,有“美”,也有“刺”。所謂“美”,指的是贊歌;所謂“刺”指的就是諷刺詩。在三百零五篇詩歌中,除頌詩外,風雅兩部分共有二百六十五篇,而其中諷刺詩就有一百二十篇,可見諷刺詩在《詩經》中占有重要的部分。
           《詩經》中的精粹主要在國風部分,國風中諷刺性的民歌與大雅、小雅中的諷喻詩,構成了《詩經》中政治諷刺詩的主要內容。這些諷刺性的詩歌作品,大多集中在西周后期和東周初期這一階段,反映了貴族荒淫無道的生活和人民哀怨憤怒的心情。
           《詩經》中諷刺奴隸主貴族荒淫腐化的詩篇是舉不勝舉的。
           如《召南•羔羊》,這是一首諷刺周王朝卿大夫腐朽生活的詩歌。詩歌寫道:“羔羊之皮,素絲五紽。退食自公,委蛇委蛇。羔羊之革,素絲五緎,委蛇委蛇,自公退食。羔羊之縫,素絲五總。委蛇委蛇,退食自公。”詩歌表達了詩人對卿大夫們身穿奢華無比的羔羊皮襖,每日吃得酒醉肉飽、無所事事、坐享其樂的憎惡之情,揭露了周代統治者剝削、壓迫、殘害民眾的罪惡事實。
           又如《唐風•山有樞》,這是一首諷刺貴族們要懂得及時享樂的詩歌。詩歌寫道:“山有樞,隰有榆。子有衣裳,弗曳弗婁。子有車馬,弗馳弗驅。宛其死矣,他人是愉。山有栲,隰有杻。子有廷內,弗灑弗埽。子有鐘鼓,弗鼓弗考。宛其死矣,他人是保。山有漆,隰有栗。子有酒食,何不日鼓瑟?且以喜樂,且以永日。宛其死矣,他人入室。”詩人借反語諷刺了剝削者守財至死的可笑心理。各章先分別以“山有樞,隰有榆”,“山有栲,隰有杻”,“山有漆,隰有栗”作比興,通過山上、洼地數目繁多,比喻這個貴族占有大量的財產。接著用幽默的筆調,刻畫出他們如守財奴一樣貪婪和吝嗇,寫得是活靈活現。
           再如《小雅•賓之初筵》,這是一篇揭露貴族階級飲酒后及其丑惡面目的諷刺詩。詩歌第一段先描寫賓客先飲酒后射箭,第二段描寫先祭祀后飲酒,這是當時的風俗習慣。后三段就反復描述了賓客們喝醉酒的情景:酒宴開始,賓主入席,左右揖讓,文質彬彬,相互敬酒,一本正經。很快,他們都喝得酩酊大醉,紛紛離席,大聲叫喊,掀翻食具,歪戴帽子,胡蹦亂跳,狂舞不休,鬧鬧嚷嚷,丑態百出。這群貴族本來生活腐化,貪酒無德,開始時卻要裝扮成尊禮崇德、道貌岸然的君子。詩人寓莊于諧,通過描寫貴族們酒宴過程中的前后矛盾、自我諷刺的夸張表演,有力地抨擊了剝削階級禮儀制度的虛偽性,嘲笑了這幫原形畢露的偽君子。
           《詩經》中諷刺奴隸主貴族重斂貪鄙的詩歌更是占有大量的篇幅。
           如《魏風•伐檀》,是一首伐木工人的詩歌,它揭露奴隸主貴族不勞而獲,殘酷地剝削勞動人民的丑惡行徑。“坎坎伐檀兮,寘之河之干兮,河水清且漣漪。不嫁不穡,胡取禾三百廛兮?不狩不獵,胡瞻爾庭有懸貆兮?彼君子兮,不素餐兮!”魏國土地短缺,民生貧困,貴族征收重斂,使得百姓苦不堪言,因此,伐木工人會發出“不嫁不穡,胡取禾三百廛兮?不狩不獵,胡瞻爾庭有懸貆兮”的不平之鳴,這反詰的語氣是他們對貴族不勞而獲、不勤而食的控訴與諷刺。
           又如《小雅•北山》,表達了詩人怨恨勞役過度的憤恨之情。《北山》一詩嘆道:“或燕燕居息,或盡瘁事國。或息偃在床,或不已于行。或不知叫號,或慘慘劬勞。或棲遲偃養,或王事鞅掌。或湛樂飲酒,或慘慘畏咎。或出入風議,或靡事不為。”詩中描寫周朝末年有些人在家中安安逸逸,有些人為國事精疲力竭,有些人吃飽飯高枕無憂,有些人在道路上來回奔走,有些人不曉得人間煩惱,有些人身和心不斷操勞。面對不公平、不公道的社會現實與政治現實,吏卒哀嘆父母,因而煩勞感傷。孟子認為這首詩反映了服役人“勞于王事而不得養父母”奔波于途,哀嘆長號的情緒。
           再如《小雅•節南山》,諷刺了貴族統治者的暴虐無道。詩歌寫道:“節彼南山,維石巖巖。赫赫師尹,民具爾瞻。憂心如惔,不敢戲談。國既卒斬,何用不監!節彼南山,有實其猗。赫赫師尹,不平謂何。天方薦瘥,喪亂弘多。民言無嘉,憯莫懲嗟。”此詩開頭便以矚望南山起興,南山的高峻雄偉,就像權位顯赫,在國家政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和職責的大師和史尹一樣,然而他的胡作非為、暴虐不平又恰似南山積石累累,巍峨崔巍,他們曠廢國政,為非作歹,國家為之衰敗。詩中除了對大師和史尹的諷刺之外,還對周天子提出批評,認為周天子不躬親政身,不信任人民,不了解下情,任人不作考查,使小人得勢而誣罔了君子,因此詩人對周王提出了殷切的希望,改正用人上的錯誤,唯有如此,才可消天災,息民憤。詩的核心則強調朝廷一定要任用賢能,才能使政治清明,國家安定。


    《詩經》怎諷刺貴族貪賄暴斂
    清康熙版古籍善本《詩經大全》(郁郁堂藏板)


           《詩經》的編成,跨越了自西周初期到春秋中期前后大約五百多年的漫長歷史。西周時期,是所謂“溥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”的社會特征和政權特征,王是所有土地、臣民的擁有者,說是公有,實質則是一人的私有。其下各級名義上當然是天子的一部分,實際上他們所管轄之區的土地、人民也是屬于各級政權的貴族首領的。這樣,官府官員的貪賄行為,存在于人們心目中多半是以他們的侵占、享樂到了過分、放肆的程度。所以,這個時期,人們抨擊、譴責的主要是淫逸奢侈、聚斂或“專利”的行為。
           西周后期至平王東遷之際,朝政日益腐敗,從中央到各諸侯國,互相攻伐,爭權奪位,大小統治者們,驕橫日滋,殘暴荒淫,不恤國事,再加上戎族的侵撓,統治秩序遭到嚴重破壞,形成社會的劇烈動蕩。周王室在衰敗中,各國無論舊貴族抑或暴發的新貴族均肆其貪欲、淫逸暴斂,同時,春秋時期又出現了“政以賄成”的狀況,各國統治集團與別國和在國內以財賄作政治交易為常事,貴族統治者侵吞公財、行賄受賄的行為極為普遍。
           這種情形引起了封建士大夫中一些有識之士的嚴重的憂慮,因而產生了許多憂國傷時與諷刺腐敗的詩篇。這些詩的作者,大都是朝廷的貴族階層或親近侍御之臣。他們寫這些詩,往往是為了規諫,即使不是直接規諫,也是想通過詩來對當時的政治發生影響。總之,他們都是想對當時的周王和大臣作些針砭,使他們從昏昧中清醒過來,在政治上作一些改進,從而鞏固周王室。盡管如此,《詩經》中的諷刺詩畢竟反映了人們對社會現實的不滿及針砭,它所代表的社會意義及社會作用具有相當重要的地位,意涵深遠。

    0

   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    發評論

      發評論

  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    

  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• 喜迎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