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加載中…
    個人資料
    青林知青
    青林知青
    • 博客等級:
    • 博客積分:0
    • 博客訪問:10,636,961
    • 關注人氣:2,399
  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  • 榮譽徽章:
    相關博文
    推薦博文
    正文 字體大小: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

    (2021-01-13 07:06:25)
    標簽:

    歷史

    李璟

    南唐中主

    李煜

    李后主

    分類: 歷史雜談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李璟:香銷翠葉殘,愁起綠波間

    現在追星追劇之人多多,如我這年齡之人自不在其中,但有幾檔節目卻一不小心加了進去,如“中華詩詞大會”及“最強大腦”等,尤其是前者,不僅追劇,還反復看了幾遍。

    在這檔節目中有個很有意思的橋段,即“復活的詞”,就是將一些現代人很少用的詞展現給觀眾,通過觀眾點贊的熱度,讓這些詞重新輸入進觀眾的思維中。

    我是個熱衷碼字的人,對這些詞很是看重,還真是,這些詞是極少在我的文章中應用的,于我來說,要說它是冷僻詞有點勉強,至少我是知其意的,哪篇文章中如有使用的,我自然是能識得其妙處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  記得“復活”的第一個記號為“菡萏”,古人稱未開的荷花為菡萏,即花苞,花骨朵兒,使用這詞最有名,也是舉例的詞句為是李璟所作,這首詞我早年是會背的,誰知現在竟只背了兩句便卡了殼,嚴重大汗中。

    “菡萏香銷翠葉殘,西風愁起綠波間。

    還與韶光共憔悴,不堪看。

    細雨夢回雞塞通,小樓吹徹玉笙寒。

    多少淚珠何限恨,倚闌干。”

    這是一首《攤破浣溪沙》,也叫《山花子》,是李璟的代表作,這首詞被譽為歷史上寫愁最好的詞作,王國維大師最為欣賞,稱其為有“眾芳蕪穢、美人遲暮之感”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菡萏香銷,西風愁起,滿目蕭索,清納蘭性德的一句“誰念西風獨自涼”,將蕭瑟秋風中的景致,納入一派的凄涼狀中,而李商隱的“留得殘荷聽雨聲”,則將荷塘中的破敗之情,在凄雨苦風里,更是憑添了萬般的愁緒,直讓人都不忍凝眸佇觀。

    李璟的這首詞實際上是一首傳統題材的閨怨詞,上闕言景,下闕寫人,雖是小調,卻韻味無窮,殘荷西風中聽著令人斷腸的玉笙,那細雨中的夢境是怎樣的一個凄美,使人似乎看見,那手持團扇倚闌干的美人兒,淚珠滾滾,不忍看。

    寫愁,是古代最為常見的題材,送別愁,秋風愁,細雨愁,征夫閨閣、月亮殘陽皆是愁,要說寫愁緒最高者一般都會想到要李煜的那名句,“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”,然而,李璟的這首《浣溪沙》在文學史上也是寫愁的經典之作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有一則故事說,王安石同黃庭堅論南唐二主詞,黃庭堅覺得后主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最好,而王安石則大不以為然,認為遠不如中主的“細雨夢回雞塞遠,小樓吹徹玉笙寒”,從中我們可以看到,古人對這首詞的喜歡之情。

    相對于他的兒子,就是那南唐李后主,這李璟的聲名實在是差得來不是一星半點,現在微軟五筆輸入的詞組中,連王寶強這類人都有,而他的名字卻要一個字一個字的輸,唉,這叫什么事兒啊。

    李璟,字伯玉,徐州人,以南唐烈祖李昪的長子的身份繼位稱帝,后因受到后周的威脅,削去帝號,改稱國主,史稱南唐中主,后因遷都,46歲時逝世于南昌。

    《詩經》有云,“言念君子,溫其如玉”,李璟還真是一位溫潤爾雅的好皇帝,史載其“少躋大位,每接臣下,恭慎威儀,動循禮法,雖布素僚友無以加也。”他的大度和氣量,在中國歷史上的皇帝中是很少有人相匹的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長期受江南文化的熏陶,他喜歡讀書,有著很高的藝術修養,他10歲時便有《新竹》一詩,“棲鳳枝梢猶軟弱,化龍形狀已依稀”,不知是一語成讖,還是天公弄人,這一詩句成為他此后人生的真實的寫照

    他才藝冠絕一時,而且長相俊美,玉樹臨風,風度翩翩又才華橫溢,野史有載,“中主音容閑雅,眉目若畫。趨尚清潔,好學而能詩”,是當時鐵鐵的才高貌美的俊俏少年一枚。

    很不幸,他生在帝王家,繼承父親的事業,成為南唐皇帝,當時全國自唐末戰亂后,中原地區歷五代,其它地區則歷經為十國,這是夾在唐宋之間的中國大分裂時期,約70余年,而南唐則是處后期,在宋的前身,即后周趙匡胤的覬覦之下的一個江南割據勢力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他繼位時28歲,盡管他是“天性儒懦,素昧威武”,卻也雄心勃勃,當時周邊也是一堆的渣渣小國,所以,他借著先父之余威,開疆拓土,屢屢對外用兵,攻占了很多地方,他在位期間的南唐國土是最大的,有35個州之多。

    但是,他所處時期正是后周郭威和柴榮兩代英主之際,而柴榮更是三征南唐,將這李璟打壓得很是狼狽,所以,只能自去帝號以圖自保,一直是茍延殘喘之狀。

    后周的打壓是外患,而其內部亦是黨爭不斷,如大唐后期的“牛李黨爭”一樣,將南唐最后的一點凝聚力消耗殆盡,最后連抵御后周的力量也沒有了。

    雖然去帝號,割地求和,但李璟知道后周是不會放過南唐的,惹不起,躲得起,于是,他決定遷都,去洪州,也就是今天的南昌,以避后周的兵鋒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但是,遷都乃大事,勞民傷財,也遭到眾臣的反對,而李中主是一意孤行,及到了南昌后才發現,此地在各方面都不及金陵,他是郁悶之極,不久便撒手人寰,壯年之時就結束了生命。

    現在的李璟實在是有些尷尬,都是附著于兒子李煜揚名,并稱二主而論之,二人的風格相似,褒貶參半,如云“二主詞讀之使人悄悵失志,亡國之響也。然真意流露,音節凄婉。善學者,宜得意于形跡之外。”

    但誰也不可否認,單就詞作來說,二主的詞冠絕詞壇,后世甚得其名的納蘭容若,后人評價也只是得二主之遺風。

    王國維大師對詞人有個排名,“詞之最工者,實推后主、正中、永叔、少游、美成。”,其中李璟雖未在其列,但從他對李璟的贊賞來看,實際上是將后主李煜同其父中主聯系在一起的,指的是二主之詞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至于馮延已是中主詞臣,亦是重臣,其名句“風乍起,吹皺一池春水”為萬人傾倒,千古賞贊,由此引出的故事也是流傳很廣。

    二人游玩,李璟突然說道,“吹皺一池春水,干卿底事?”馮延巳何等聰明之人,馬上答道,“未若陛下‘小樓吹徹玉笙寒’也。”

    這則小故事說明李璟心中的酸醋之意,就如同隋煬帝和乾隆一般,覺得自己乃高人,對超過自己的人有一種妒忌,武將最怕功高蓋主,而文臣當然最怕被有同好的皇帝認為文采在其之上。

    平心而論,這李璟實在不適合主政一個國家,他不喜政事,言為社稷所累,好風花雪月,醉心文學和享受,但他又因為巨大的國事威力,加上本人又有一種憂郁的詞人氣質,所以,在他的記敘中形成了以愁煩的底色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在他的眼中似乎沒有歡樂,不是凄涼就是惆悵,這是他作品的基調,他善于借用女子之口來抒發這種煩心愁事,傷春望遠,花開花落,孤鴻征帆,梧桐秋風,都是他的主題。

    “手卷真珠上玉鉤,依前春恨鎖重樓。

    風里落花誰是主,思悠悠。

    青鳥不傳云外信,丁香空結雨中愁。

    回首綠波三峽暮,接天流。”

    相比于那“細雨夢回雞塞通,小樓吹徹玉笙寒”,這首《攤破浣溪沙》的愁緒要稍稍清淡些,但主人公身處樓閣,卻心在邊關,斯人不在,席虛枕單,無奈萬般,還是有些愁腸百結的韻味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珍珠簾動,重樓疊障,這豪奢的景致非皇家不可有,所以,主人公當是宮中女人,或公主或宮人,這是借她們之口來訴李璟胸中的愁,以抒對自由的向往,但無奈身不由己,命由天定,一如后世嚴蕊所云,“花開花落自有時,總賴東君主”。

    簾前落花,狼藉殘紅,青鳥飛逝,丁香結愁,作者觸景生情,聯想起自己面對厄運而不能自主,那飄零無助的愁緒頓將自己包裹,不禁悲從中來,詩中展現的失落、冷清和無奈,很是耐人尋味。

    “丁香空結雨中愁”,是我于此詞中最喜歡的意境,就如同讀戴望舒的《雨巷》,看見那丁香般的女人,一襲美麗的旗袍,與我款款地擦肩而過,直到那柄油紙傘離我漸行漸遠,我才在迷離的夢境中醒來,但周遭只有那雨絲陪伴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此詞一疊三嘆,跌宕起伏,氣象萬千,由重樓而三峽,由風中聽雨聲,丁香般的愁緒無處排遣,將那女子的惆悵之感發揮到了極致,實則又是借女子之口,看無限江山都籠罩在蒼茫中,而自己又無力護藉,彷徨無措的心緒的意蘊其中,實是狀愁詞中的極品之作。

    與當時風靡的《花間詞》相較,雖然二主之詞亦是局限于閨閣愁緒,思鄉重情,但《花間詞》更側重的是風花雪月、男歡女愛之艷,而二主詞因其身世和獨特的經歷,于哀怨情迷更見其長,所以,后人并不將二者歸為一類,而是以“花間”和“南唐”兩派劃分之。

    由唐詩而至宋詞,這中間以二主為代表的南唐派起了重要作用,其詞風為歷代文人所推崇,明末清初之際最大的詞派為“云間詞派”,便是以南唐二主為宗。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
    李璟是個文人,有著深厚的文學底蘊,他“時時作為歌詩,皆出入風騷”,但很詭異的是,雖然他經常與韓熙載、馮延已等人飲宴賦詩,然而他一生僅存詞五首,詩兩首,是什么原因使他的作品不傳于世,至今未見有人進行過探究。

    現在無論是學史的還是學文的,除了專業人士,這十國有誰能識得幾個?南唐雖說是十國中版圖較大的國家,但存世時間相當短,傳一帝二主,不及四十年便亡國了,

    大江東去,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,慶幸的是,人們定能知道南唐這個曾經的江南國度,因為有李璟,有馮延已,當然,更有那千古詞帝的李煜!
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,卻輸與兒子的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
    李璟:為社稷所累的寫愁高手

    0

   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    發評論

      發評論

  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    

  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• 喜迎棋牌